事件

UC何小鹏:中型互联网公司独立战斗越来越难

这两天在广州参加“UC媒体开放日”。活动当天参观了UC优视在广州的新办公室,在新食堂吃了午饭,听副总裁王桐同学(内部内部几乎不会互称“X总”,叫“同学”更流行)在“展厅”中介绍了发展过程,与UC联合创始人何小鹏以及负责九游的林永颂进行了一些交流。对其中一些内容印象很深:

1,互联网行业的“中型”创业公司,在今年需要作出选择了。何小鹏谈到“中型公司”这个概念,指1000人-3000人(UC有1700人)、在行业推出了不少产品,建立了一些影响力的公司。2013年行业里发生了一些并购案例,他认为2013年下半年小的并购还会继续,中型公司想独立战斗越来越难,地位很难在短期内有明显的变化。实际上,“该选择的基本上已经做了选择,后面只有少数变化”。

作为UC战略投资者的阿里巴巴目前已经是UC第一大股东,俞永福称支付宝与UC浏览器已经全面整合。在广州办公室的展厅中,UC每年都会有员工头像凑成的“全家福”,其中一张全家福的中间是马云的照片,是马云到北京办公室的时候亲自贴上去的。


(UC展厅风格很简约漂亮,王桐同学直言,之前去几家大公司“采风”,做了不少功课)

2,创业公司还是得想着盈利。何小鹏认为现在是个“微盈利”的时代,以前是VC经济,有人砸钱来让创业者先做起来,现在需要从拼用户发展到考虑盈利,而这点在明年和后年会直接改变互联网的格局。

之后,林永颂介绍了为UC提供了不少收入的游戏业务,目前很多游戏在与九游的合作过程中单月收入可以达到1000万的规模。

说到底,UC也是家创业公司,何小鹏说,UC创始之初,大家希望可以让中国13亿人每天用UC,每人每月贡献1元即可。最后发现在中国无法收费。UC内部特意研究了互联网上的盈利模式,选择发展游戏,这项增值业务一直很稳定,是UC在广告之后的第二大收入来源。


(UC员工对于浏览器目前的市场十分自信)

3,何小鹏提了一个观点:在英文不是达到绝对垄断的国家里,如美国、英国等之外的区域,互联网不会被传统的美国的互联网公司影响,反而更有机会。例如印度、巴西、俄罗斯等,91并购之后也会开始走国际化策略。

在印度市场,UC去年年底制定的KPI是超过Opera,何小鹏展示的曲线图上,UC已经超过了Opera的市场份额,两者相差不大,在印度的用户群主要来自于安卓。

但这个新市场也有很刺激的地方。比如,印度有九种语言,用户分散,为了让用户买账,必须做大量调研;在印度招员工很麻烦,因为他们的平均跳槽周期只有几个月;把印度员工引入中国更麻烦,很多员工含泪离职,只因签证到期。




(UC很重视知识产权保护)

4,“中型公司”UC最近推出了轻应用平台。这是所谓的“超级APP”概念。何小鹏说,目前百度、微信也在尝试,其实是把更多的流量放出去。UC轻应用不光是指纯粹的Web APP,通过浏览器访问下载的时候打开一个客户端,是浏览的上下游的环节,UC想把这个环节做好。

在中国,UC轻应用目前先从定向邀请开始,让开发者进来尝试。何小鹏并没有对这方面介绍太多(在针对我的问题回答之后,他还特意跑过来表示,这部分业务还在尝试,无法透露过多,过几个月之后更清晰)。何小鹏说,UC现在的目的是帮开发者提高下载量和活跃度,有了流量就有了活下去的信心。大家没必要全都去“拥抱APP”,毕竟APP的发行难,拼活跃用户也难,还不如在原有的网络运用上变成一种新应用

UC打造开放新生态,推出了“插件平台”与“网页应用中心”,目前美国市场对轻应用的接受程度很高,美国用户很容易懂得它的价值。对于APP与Web APP未来的发展,以及互联网上APP的入口问题我们持续关注,《创业邦》曾写过《应用入口2.0 有戏吗?》,轻应用可以帮助开发者让APP“露脸”,但开发者也希望突出自己、打造品牌,Web APP让开发者满怀希望但也会比较迷惘,究竟能否成气候,如何平衡利益,还需要持续观察。

轻应用让UC这家“中型公司”需要与小型开发者打更多交道。创业9年,曾经与团队趴在乒乓球桌上吃饭的何小鹏说:我特别喜欢创业者,创业者的特点就是不会说很多,前面有一堵墙,直接会把墙撞破。(文/曲琳)



(有UC公仔,也有员工以这只小狐狸为原型做的小工艺品。灰常可爱)

(via 快鲤鱼 译/快鲤鱼)

浏览过本文章的用户还浏览过